欢迎来到广元作家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重新找回文学批评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4-12-15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量:153



    文学批评与文学创作相伴而生,都拥有悠久的历史和动人的魅力,不过,与读者众多、话题不断的文学创作相比,文学批评似乎显得有些清冷寂寞。近年 来,随着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发展,文学批评所面对的对象、所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复杂,文学批评领域也因此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12月10日,由中国作 协创作研究部、文艺报社、陕西省作协主办,《小说评论》杂志社协办的“反思批评现状  重建批评伦理——暨《小说评论》创刊三十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彦,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党组书记蒋 惠莉出席座谈会。与会的20多位批评家先后发言,就目前文学批评的现状及其存在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保持独立性是基本的批评伦理

    正所谓“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自古以来,人们对于文学作品的评价标准一直争论不休,难有定论。李敬泽认为,虽然文学的评价标准不 能达成共识,但文学批评的一些基本原则是可以共享的。比如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说真话、讲道理”,这是完全可以共享的。批评家要自觉捍卫批评的尊严,自觉 捍卫文学的独立价值,这是批评的伦理和底线。只有在这个底线之上,我们才能谈论文学批评的繁荣和发展,才能谈到整个文学的繁荣和发展。批评的功能是激浊扬 清,我们目前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应该是创作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优秀作品,而批评的根本使命就是把我们这个时代的好作品发现出来,并给予充分肯定。

    批评伦理是指批评家在批评活动中应该遵循的行为规范,雷达、白烨、贺绍俊、李建军等批评家认为,基本的批评伦理应该包括保持立场的客观公正、保 持审美的独立性、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对文学始终保持虔诚等。陈晓明引用卢卡奇的话说,文学的伦理最根本的就是美学问题。因此,在评价文学作品时,必须坚 持美学上的标准。孟繁华、施战军等批评家谈到,文学批评不仅要“挖烂苹果”,更要“选好苹果”,目前批评家应该更重视对我们这个时代优秀作品进行多方面的 阐释。

    与会者认为,目前批评界缺乏遵循批评伦理规范的自觉性,这对于批评本身是一种伤害。陈福民谈到,我们今天批评界所遭遇的种种问题,其实不仅仅来 源于文学内部,还来源于文学外部;不仅仅来源于批评系统内部,还来源于其他多个领域。批评伦理与商业伦理、与大众文化条件下普通人的伦理之间应该保持怎样 的关系,需要引起足够的反思。

    文学批评要回归文学本身

    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西方文艺思潮的涌入,批评界对西方文学理论给予了高度关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大谈理论、大谈主义的文学批评大行其 道。在这次座谈会上,一些专家提出,文学批评应该强调对文学本身的审美感受,批评家应该深入文本内部,使批评真正回归文学本身。

    针对目前一些批评文章“架构庞大、理论完善,却远离文本”的现象,张陵、王尧认为,应该重新重视那些常常被忘却的最基本的文学观念。要进一步重 建文学批评和文本的对话关系,重视与读者之间的沟通,尽量让作品被更多读者接受,从而起到引导读者的作用,恢复文学批评的影响力。陈剑澜提出,当前的许多 批评文章,理论观点阐述得还不错,可是一到结合文本进行细读的部分,就暴露了作者文学感觉差的问题。一些批评家的文学素养不达标,这就决定了其批评的有效 性值得质疑。理想的文学批评应该是在拥有敏锐的文学感觉的基础上,运用有效的方式,将这种感觉概念化或者准概念化地表达出来。

    对于目前批评界正在崛起的一批年轻的批评家,大家也给予了高度关注。张柠谈到,年轻一代批评家有着非常好的教育背景和人文素养,学术功底深厚, 但是他们文章的标识度却不够,没有个人特色。白烨、於可训认为,对批评队伍的培养是急需解决的问题,文学批评需要新的力量。目前文学批评队伍相对老化,这 不仅体现为观念知识结构的老化,更体现在他们面对新的文学群体、新的文学趣味时显得捉襟见肘,很难进行有效的批评和对话。大家在发言中谈到,年轻一代的批 评家应该保持对新问题、新事物的敏感,在不断提升理论修养的同时,注重培养自己对文本的敏锐度,为批评界注入新的活力。

    文学刊物要有担当、有操守

    近年来,网络媒体迅速发展,依托于新媒体的批评也蔚为壮观。这些批评大多是简短的、有着鲜明态度的,但也存在着粗率、绝对化的问题。与之相比, 依托于传统刊物的批评则讲究慢工出细活,对作品进行深入的学理分析。这些刊物也一直承载着评点优秀文学、发表批评意见的重要使命。

    其中,1985年创刊的《小说评论》杂志是国内惟一一个专门从事小说研究、评论的刊物。30年来,一些专事文学批评的报刊因为种种原因悄然离开 了大众的视野,《小说评论》却不断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一直保持着重要的影响力。贾平凹说,《小说评论》在历任主编和众多编辑的不懈努力下,在众多批评家的 支持和鼓励下,能够始终活跃在批评的现场,这的确难能可贵。文学刊物应该有文学担当,应该对中国当代文学有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同时,它必须坚持自己的办 刊理想,团结重要的批评作者。

    与会的许多批评家一路见证着《小说评论》的成长,他们从这份刊物出发,谈到了自己对理想文学刊物的期待。李国平说,践行批评伦理和批评精神是文 学期刊的责任。文学期刊必须敏感,必须保持对文学的观察与追踪,必须有当代的文学感,进入当代的进程,还要传达当代文学思想的变迁。张陵、吴俊认为,文学 批评是一个很稳健的事业,随着时间的增长才会看出它的力量。在如今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中,一个文学杂志想要长久地保持活力,就必须具有稳健的精神。好的文 学刊物应该始终坚持脚踏实地,不盲目追赶潮流;同时,它又不能甘于平庸,应该有一种引领风气的抱负。

上一篇 下一篇

蜀ICP备14015166号-2 广公备网51080102001010 广元作家网

Copyright © 2018 广元作家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gyzjw.org

技术支持:程友科技